搜索

页面版权所有:2017 洛阳纵横园艺有限公司  豫ICP备100068888号  中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

>
牡丹文化

牡丹文化

浏览量:
 
  牡丹文化的起源,若从《诗经》牡丹进入诗歌,算起距今约3000年历史。秦汉时代以药用植物将牡丹记入《神农本草经》,牡丹已进入药物学。东晋顾恺之的名画洛神赋中已经出现牡丹的形象,南北朝时,北齐杨子华画牡丹,牡丹已进入艺术领域,作为观赏对象毫无疑问。
  隋朝时,隋炀帝在洛阳辟地周二百里为西苑,这是牡丹第一次被人工栽培并且进入皇家园林。唐朝牡丹栽培开始繁盛起来,至开元中期,牡丹文化兴盛于长安,唐代特别看重牡丹,牡丹成了国运昌隆的标志,种植、观赏牡丹成为一种社会习尚。唐代许多著名诗人都留下了无数歌咏牡丹的佳章妙辞。
 
  牡丹四大名种考
  姚黄、魏紫、欧碧、赵粉、习称牡丹四大名种。《瓶史》中也讲过牡丹四大名种,指的是黄楼子,绿蝴蝶,西瓜瓤,舞青猊,唯知者不多。经考证,黄楼子即姚黄,绿蝴蝶即欧碧;而西瓜瓤与舞青猊,现已难寻觅了。
  约在1200年前的唐代开元盛世,牡丹由药用植物成为观赏名花,开始兴旺起来。由唐至宋,牡丹中号称洛阳花的,都是复瓣,其品种质量都有了显著提高,那时的花园中已很少栽植单瓣品种。
  欧阳修在《洛阳牡丹记》中讲述的魏紫来历。他说:五代时,砍柴人从寿安山挖来牡丹、卖给宰官魏仁溥家。原来此魏非彼魏。宋诗有“姚魏从来洛下夸,千金惜买繁华。”说明姚黄、魏紫成为名贵品种,已是千年以上的事。
  明末东台举人徐述夔不满清王朝统治,曾作紫牡丹诗:“夺朱非正色,异种亦称王。”因被害。今墓在石湖,世称紫牡丹诗人。欧碧的历史也有800年,其名见于南宋陆游的《天彭牡丹谱》。《墨庄漫录》记载:“洛中花工,宣和(宋徽宗年号)中以药壅白牡丹,次年开花为浅碧色,号欧家碧。岁供禁府,价在姚黄上。前人对绿色牡丹,命名不一,似皆同物异名。《群芳谱》论述:“碧花一名欧碧,另有绿色品种—─绿萼华,又名佛头青、鸭蛋青、绿蝴蝶。”《花镜》说“佛头青一名欧碧,绿蝴蝶一名绿萼华。”现代人称这类绿牡丹为豆绿。《亳州牡丹史》载:“八艳妆,盖八种花也。中有绿花一种、色如豆绿,真为异品。”可能豆绿之名,即出于此。今人王世瑞在《牡丹名品简介》中说:“豆绿又名欧碧,为洛阳城古老品种。开候较晚,瓣质肥润透明,犹如碧玉。”足证古之欧碧,即今之豆绿。赵粉在四大名种中最年轻。据《桑篱园牡丹谱》中记载:“赵粉是将冰凌罩红石(一名童子面)从洛阳移至曹州赵氏园培育而成。芳香浓郁、善于着花,具有单瓣半重瓣,重瓣3种花型,有的3种花型同生一树。”由于它的优点特别显著,所以不胫而走,声誉大震。
 
  起源
  牡丹文化的起源,若从《诗经》牡丹进入诗歌,算起距今约3000年历史。秦汉时代以药用植物将牡丹记入《神农本草经》,牡丹已进入药物学。
  东晋顾恺之的名画洛神赋中已经出现牡丹的形象,南北朝时,北齐杨子华画牡丹,牡丹已进入艺术领域。
  隋朝时,隋炀帝在洛阳辟地周二百里为西苑,牡丹也就是那时起,第一次被人工栽培并且进入皇家园林。
  唐代牡丹诗大量涌现,刘禹锡的“唯有牡丹真国色,花开时节动京城”,李白的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化浓”,白居易“花开花落二十日,一城之人皆若狂”等千古绝唱描述了长安牡丹盛况。除牡丹诗词大量问世外,又出现了牡丹诗赋,诸如唐·舒元舆《牡丹赋》、李德裕《牡丹赋》等。
  北宋的洛阳对中国牡丹文化的形成作出卓越的贡献。至北宋,牡丹始走出皇宫内院,进入寻常百姓家,形成了牡丹民俗,从而带动大量新品种的出现,以及大批的牡丹著作,如欧阳修《洛阳牡丹记》、张峋《洛阳花谱》,陆游的《天彭牡丹谱》、丘浚的《牡丹荣辱志》、张邦基的《陈州牡丹记》等。描写牡丹的诗词歌赋大量涌现,中国独特的牡丹文化初具雏形。宋人对牡丹推崇备至,不仅游赏牡丹演变成乡风民俗,成为全民参与的活动,而且牡丹已成为诗文、绘画、瓷器、织绣、雕塑、宗教等领域的主要素材之一,由此而形成的牡丹文化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侧面,牡丹风尚超过了唐代。
  元姚遂有《序牡丹》,明人高濂有《牡丹花谱》、王象晋有《群芳谱》,薛凤翔有《亳州牡丹史》,清人汪灏有《广群芳谱》、苏毓眉有《曹南牡丹谱》、余鹏的有《曹州牡丹谱》等。散见于历代种种杂著、文集中的牡丹诗词文斌,遍布民间花乡的牡丹传说故事,以及雕塑、雕刻、绘画、音乐、戏剧、服饰、起居、食品等方面的牡丹文化现象,屡见不鲜。
  解放后,牡丹种植有长足地发展,牡丹文化被人逐渐重视,出现了大批牡丹研究工作者和专家。牡丹文化兼容多门科学,其构成非常广泛,它包括哲学、宗教、文学、艺术、教育、风俗、民情等所有文化领域。牡丹文化中所提供的文化信息,可以反映出民族文化的基本概貌,符合宇宙间的“全息律”。
  现代牡丹种植格局:从规模上讲,洛阳为中国牡丹观赏旅游中心、菏泽为中国牡丹种植繁育中心、亳州为药用牡丹种植中心。
  中国牡丹栽培的历史,形成以黄河中、下游为主要栽培中心,其它地区为次栽培中心或重要栽培地的格局。随着朝代的更迭,牡丹栽培中心随之变换,但主要栽培中心始终位于黄河中、下游地区。其转移过程为:洛阳(隋)—长安(唐)—洛阳(五代、宋)—亳州、曹州(明)—曹州(清)。这是中国牡丹品种群形成和发展的主线。除此之外,还有几个发展中心:一是长江三角洲、太湖周围及皖东南;二是四川盆地西北隅的成都、彭州;三是甘肃的兰州、临夏;四是广西的灌阳。